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江苏
安徽
浙江
福建
上海
广东
广西
海南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宁夏
新疆
青海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重庆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台湾
香港
澳门
学术论文-当前位置 :主页>速记空间>学术论文>

新中国成立前唐亚伟的速记思想

时间:1970-01-01 08:00   来源:北京市速记协会   作者:岚宇   点击: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唐亚伟编著过两本教材,两部著作。两本教材一是《亚伟速记学》,1938年出版,解放前共出12版,每版都有改进,亚伟速记学校印行。另一是《亚伟速记高级讲义》,1942年出版至1952年修订出了8版,亚伟速记学校印行。两部著作一为《速记发音法》,1948年亚伟速记学校印行,1953年再版;另一为《速记丛谈》,1948年上海亚伟速记学校印行,是唐亚伟的速记学术论文集,内收《速记正名》、《速记三要素》、《速记三阶段》、《速记学习三秘诀》、《速记是一种艺术》、《速记因素的省略》、《速记与打字》、《世界速记权威格锐格博士》等文章。

   唐亚伟同志首先发表了《速记正名》。文章概括说来,速记具有下列三个特点:(一)书写迅速(时间范畴)。(二)符号系统简单(空间范畴)。(三)从记音入手,达到记意的目的(功效目的)。而主要特点是“书写迅速”。

    唐亚伟同志在一篇题为《速记发展的新阶段(纲要)》中说“速记”和“速记学”的概念变化,指出,速记是应用语言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属于信息学科。由于语言学和信息学科的不断发展,“速记”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也都发生了变化。现有辞书只是简要解释了“手写速记”,却未提“机械速记”和“电脑速记”。唐氏认为,“手写速记”是用简单符号和缩写方法记录语言的;“机械速记”是用多键并击的打字方法记录语言的;真正的“电脑速记”是用声音识别的输入方法记录语言的。“速记”的本身是技术,也称速记术、速记法。速记的理论研究是“速记学”。速记学是从速记术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理论。这些理论又指导速记术的进一步发展。速记的概念变化了,速记学的概念也必然相应地发生变化。唐氏还认为,速记学的研究范围在扩大。速记理论工作者不仅要研究与速记学有关的语言学、符号学、文字学、形式逻辑、辩证逻辑……,而且还要研究信息论、数理语言学、数理逻辑、系统论、计算机语言……等。

    唐亚伟在《速记丛谈》一书中,提出的速记学术观点,主要有:

 (一)速记正名

    速记,在中国最早叫做“快字”,在日本,最早叫做“写言术”,在古代希腊、罗马叫Tachygraphy,现在欧美叫“短写法”(Shorthand)。我们通用的“速记”两字,是外来词,原为一位日本记者矢野文雄于明治十七年(1884)最早提出,相沿引用,成为定名。

    速记≠音符;
    速记≠文字。

    速记是什么?唐亚伟认为:“速记的内容最少须包括下列三个方面:1.简单的符号的运用(空间观念);2.短时间内,迅速表达(时间观念);3.记录人类语言(功效目的)。此三者相互为用,相因相成,缺一便不能成为“速记学”。因此,我们对于速记的命名,亦当顾及这三方面,不可偏废,自属定论。”

    (二)速记三要素

    形、音、义是速记符号的三个要素,是速记建立的三个基点,也是速记运用的三方面:

    1.论属性:“形”是物理的,“音”是生理的,“意”是心理的。

    2.论作用:“形”是速记的外圈――形式,是诉诸视觉的一种符号;“意”是速记的里圈――内容,是诉诸思维的一种作用;“音”是速记的中圈――媒介,是诉诸听觉的一种波动。

    3.论关系:“形”为主体,“意”为目的,“音”为桥梁。三者相互为用,关系密切。

    4.论发生的次序:记录时,最先有“意”,其次发“音”,再次录“形”。译读时,却正相反,最先看“形”,其次辨“音”,再次得“意”。

    5.论分量:形、音、意三者在速记学习阶段中,有增减。初阶时,三者并重,即一形、一音、一意义;进阶时,仅少形、少量音,即可表示多数的意义。

    (三)速记三阶段

    “写、译、理”是速记过程中的三个阶段,也可以说是速记完成的三个步骤。

    “写”,指听写或默写;“译”,是译读或译文;“理”就是整理。

    1.论性质:“写”是速记中的摄取阶段(摄取语言信息);“译”是速记中的表现阶段(表现语言信息);“理”是速记中的美化阶段(美化语言信息)。

     2.运用上:“写”是速记中偏重于“速”的阶段(最受客观条件――时间的限制),“译”和“理”是速记中偏重于“记”的阶段。

    3.论顺序:“写、译、理”的顺序有两种:

    (1)一般的:写(速符)→译(汉字)→理(汉字)。

    (2)进步的:写(速符)→理(速符)→立(汉字)。

    (四)速记学习三秘诀

    “练习、练习、再练习”,是速记学习的三个秘诀。是表明“练习”的“连续性”和“习惯性”。

    第一个“练习”,是练习符号的准确。速记符形简单,分别细微,如果学习之初,没养成书写准确的基础,则以后应用,必困难丛生。符号的长短相似,大小不分,斜度错误,笔顺颠倒,势必无从翻译,全部文稿将尽成废纸。

    第二个“练习”,是练习符号的纯熟。速记的应用,着重在技术的熟练;因此,“熟练”的学习,应反复多次不断进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自然达到理想的境地。

    第三个“练习”,是练习符号的简略。速记者在运用一般速记达到手脑合一、灵活一致的阶段以后,便需锻炼省略方法的应用。唐亚伟认为,“速记的省略,是速记学术的精深阶段,也是超速度养成的必需条件。‘一线一音’的理想,只是速记的‘小学’;‘一线数音’的追求,才是速记学术的‘最高学府’。我们如何运用最少的符号,保留下最多的语言,这是速记研究者应该发掘的最大矿藏。

    (五)速记是一种艺术

    速记不但不是一种机械的学术,而且还是一种活泼的艺术。所以一个成功的速记人,应该具备艺术的头脑,丰富与洋溢的生命力,而不断地去努力个人的进修;决不是机械地、庸俗的作个录音机似的去处理速记的文稿。
 速记方面,虽然许多演说家出口成章及用不着修辞剪裁,就是一篇美的文章。但出口成章的人,毕竟是少数;在语言当中找一篇出口成章的文章,比要找一副天然的图画更难。因此,速记人必须具有艺术的头脑和手腕,将速记稿经过美化和再创造后,才能达到速记的最后目的。

    速记学者再创造的过程中,第一,要“真”;第二,要“达”;第三,要“雅”。

    (六)速记是活的东西
   “速记是文化的武器,速记人是文化阵营里的飞行军。”这是亚伟速记学校教室墙壁上的横标。

    唐亚伟认为,速记学常在生长变化和新陈代谢,它是一个活的东西。随着一个民族的精神生活而生发无穷,因为语言是速记的内容,有内容才能决定形式,才能产生方法。语文是活的,随时的繁荣孳长。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听到或想到许多新的名词,同时又有许多名词被淘汰了,这样便将如一切生物一样,永远替换着新细胞,新的生命,使它成为一个活的东西。

 

[+] 相关报道
推荐信息
热点图片

全国首届速录信息处理大赛圆满闭幕

亚伟速录央视春晚文字直播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