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江苏
安徽
浙江
福建
上海
广东
广西
海南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宁夏
新疆
青海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重庆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台湾
香港
澳门
速记百科-当前位置 :主页>速记空间>速记百科>

高职法律人才(书记员)培养为什么要强化速录

时间:2019-04-12 19:12   来源:未知   作者:yaweisulu   点击:

​ 

2019年4月9日下午,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举办了人工智能背景下法律人才培养转型研讨会。来自北京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广东财经大学等专家齐聚一堂,探讨人工智能背景下法律人才培养模式的转型。中国中文信息学会速记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徐飚教授应邀出席会议并在会上作了《高职法律人才培养必须强化速录教学》的发言,从多个角度,用大量数据,阐述了人工智能背景下高职法律人才(书记员)培养为什么要强化速录教学的观点,得到了与会深圳市司法局、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公安局等公检法司系统领导的肯定。

 

现将徐飚教授的主要观点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

  

 

一、高职法律专业人才培养首先要确定“培养什么样的人”

 

作为专业建设,无论什么专业,首先要从人才需求出发,确定专业人才的培养目标和培养规格,即“培养什么样的人”。

 

目前,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构成分为三类,如下图:

 

一是法官、检察官,占33%;二是行政管理人员,占15%三是司法辅助人员(法官助理、书记员),占52%

 

而法官、检察官、行政管理人员及法官助理由于有明确的学历要求,并非高职的培养对象,因此,从培养司法辅助人才的角度,高职相关的专业定位只能是培养司法机关的书记员。

 

再来看司法机关书记员的需求。

 

从理论需求分析,施行了员额制之后,全国法院、检察院共有员额法官共21万多名。按1:1:11名法官、检察官配备1名法官助理和1名书记员),目前约有38%的法官、检察官没有书记员书记员缺额约8万人。

 

从实际需求分析,2018-2019年,全国共有16个省、市、自治区法院、检察院公开发布了书记员招聘公告(有些省市有公开招聘公告但无具体招聘人数),从其中同时招聘法院书记员和检察院书记员的10个省、市、自治区招聘人数统计,累计招聘书记员共17548人,见下表:

 

 

再从培养现状分析,据2017年统计数据,全国共有司法警官(政法)职业院校24所,非司法警官职业院校开设与书记员岗位相关专业(法律事务、法律文秘、文秘速录)的院校共54所。

 

如按司法警官职业院校相关专业每年招生100人,非司法警官职业院校相关专业每年招生50人计算,每年高职院校理论上能提供准书记员:24*100+54*50=5100人。年实际需求如以10个省市社会招聘数17548*3=52644人

 

由此可以得出,书记员岗位年需求数约为年培养数的10倍。

 

 

二、高职法律专业人才培养要确定“培养人什么”

 

确定“培养什么样的人”,还要从该岗位工作所需的职业能力分析,构建课程体系,确定教学内容,即“培养人什么”。

 

根据书记员岗位特点和职责定位,聘用制书记员除要求具备高等学校专科以上学历外,《改革方案》要求,聘用制书记员必须具有良好的政治素养、专业能力和职业操守,掌握打字、速记等岗位必需的业务技能,具备一定的法律专业知识,确保能够较好地履行书记员工作职责。

 

从书记员岗位工作任务分析,书记员工作侧重“事务性”,主要在程序性事务中承担记录、整理、装订、归档、校对等职能。主要是“负责庭前准备的事务性工作;检查开庭时诉讼参与人的出庭情况,宣布法庭纪律;负责案件审理中的记录工作;整理、装订、归档案卷材料;完成法官交办的其他事务性工作。”

 

由此,根据书记员岗位的工作流程(庭审前、庭审中、庭审后的工作任务),在设计高职法律专业(书记员方向)的课程体系时,毫无疑问,专业核心课程应为:法律(知识)+速录(技能)+文秘(素养)

 

 

三、高职法律专业人才培养还要确定“怎样培养人”

 

确定“培养什么样的人”以及“培养人什么”后,我们还要从学生认知规律出发,构建专业教学模式,开发教学资源,创设实践教学情境等,即“怎样培养人”。

 

从高等职业教育的本质特性看,高等职业教育是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其特点是经验技术、动作技能为主。因此,从培养学生的技能角度出发,书记员岗位最主要的工作内容与最重要的职业技能显然是速录(速记),而速录明显包含了经验技术与动作技能。

 

从司法改革对书记员的要求看,凡招聘书记员的法院、检察院,均对聘用人员的速录水平有强制性要求,目前最低要求为100字/分钟(准确率95%以上)。

 

由此可见,无论从高等职业教育的本质特性还是书记员岗位职责和要求,高职法律人才(书记员)培养,唯有强化速录教学。

 

这里,不得不提到语音识别技术。虽然有的专家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尤其是语音识别技术已经可以取代或替代书记员的速录工作,但在实际应用中,显然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

 

一方面,语音识别技术无论多么发达,总会存在识别上的误差,导致语音所转换文字的错误,而纠正这些错误,仍需要由人来完成。

 

另一方面,语音识别技术无法对庭审中当事人或证人表现出的非语言“情态信息”,如演示的动作、愤怒的表情、哭泣的声音等判断真伪,而实践中书记员一般多以括号备注的方式进行记载。

 

此外,书记员面对的记录源是包含有非规范性、冗余性、口语性的自然语言。哪怕是最完美的语音识别系统,也只能“逐字”记录。但是,我们要的结果恰恰不是这样的记录,而是完整、准确表达发言者意思,并对审判有意义的文字。这一点,目前,还只有靠人——即庭审速录书记员——来完成。

  

实践证明,语音识别技术在庭审中的应用有助于提高庭审记录的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书记员的工作量,但它不能完全替代书记员的工作。

 

综上所述,在人工智能时代,高职法律人才(书记员)培养必须重视人工智能带来的机遇与挑战,调整结构,并重视内涵发展。

 

依据职业岗位工作流程,高职法律人才(书记员)培养目标应为:懂法律(职业基础),精速录(职业技能),会文秘(职业拓展)。专业教学必须实理一体化,强化速录训练。

 

分享到:
[+] 相关报道
推荐信息
热点图片

全国首届速录信息处理大赛圆满闭幕

亚伟速录央视春晚文字直播
热点资讯